1月8日,師友路,退休教師肖相忠在佈滿灰塵的麵包車後窗作畫。陳羽嘯攝
  肖相忠在雞蛋上作畫。陳羽嘯攝
  2014年5月,二胡爺爺在東風大橋拉二胡。(資料圖)楊濤攝
  許樹全的桌案上擺滿了他多年來的摺紙作品。郝飛攝
  臟不溜秋車窗上退休教師畫美女追蹤
  在臟不溜秋的車窗上作畫,惟妙惟肖的人像、清晰秀美的風景,67歲的肖相忠在網絡上走紅(本報9日曾報道)。
  其實,早在1月8日,四川著名油畫家何多苓就在網上看到了這幅塗鴉,“這幅畫的作者有一定功底,但我沒想到是我昔日的好友所作。”何多苓說,當年在成都師範學院美術班念書時,他與肖相忠是睡上下鋪的兄弟,感情甚好,“由於身體原因,肖相忠沒能走上專業道路,不然他可能也是畫家了。”因為色弱,從小熱愛繪畫的肖相忠沒能走上專業繪畫的道路,如今,沒想到一幅看似簡單的塗鴉,卻讓他成了紅人,也算是圓了曾經的夢。
  科班出身
  與何多苓睡上下鋪 好兄弟經常一起去寫生
  著名畫家何多苓在看到“車窗上的塗鴉”後,備感吃驚。肖相忠和何多苓曾是成都師範學院美術班的同學,而且還是睡上下鋪的好兄弟,“當年在學校時,肖相忠繪畫水平就不錯,”在何多苓的記憶里,肖相忠是個“很好耍”的人,為人熱情幽默,兩人感情不錯。“那時候,每到龍泉山桃花盛開之時,班裡的同學就會一起到山上去寫生;每到周五放學時,我們都會一起坐車回家。”何多苓說,畢業後,班裡的同學都被分配到學校任教,而他後來考入四川美術學院,才逐漸走上專業道路。“當年的同學中,真正走上繪畫道路的人很少,肖相忠是由於身體原因,不然他可能也是畫家了。”
  “我還記得美術班只有20多個學生,一半以上都是男生,”肖相忠回憶,所有男生都住在同一個寢室,而睡在他上鋪的正是著名畫家何多苓。那時候全班同學的感情都很好,經常一起外出採風、寫生,晚上睡覺之前也會擺“夜龍門陣”。由於地理位置的限制,何多苓成了肖相忠夜談的主要對象,“啥子都擺,當知青時的故事、個人的心得、繪畫業務探討等。”肖相忠說,曾經念書時,何多苓對色彩的敏銳度和表現力就令他刮目相看,“他悟性很高,堪稱班裡的翹楚,而且還會拉手風琴,是我最佩服的人之一。”
  繪畫之路
  曾因色弱放棄夢想 車窗塗鴉圓年輕時的夢
  9日下午,成都市成華區桃溪路47號院內,肖相忠正在家中休息。不足15平米的客廳中間有一張小四方桌,桌上放著一摞畫紙,上面用黑墨勾勒著生動的人物形象和美麗的自然景色,還有書法,這些都是肖相忠退休後畫的。
  仔細觀察便能發現,這一幅幅畫捲或書法並非在宣紙上潑墨揮毫而作,而是利用舊掛歷空白的頁面搭配黑鋼筆所畫。
  “繪畫和書法是我最大的愛好,但如果要鋪開宣紙作畫,家裡空間不夠,而且購買宣紙和筆墨都需要花錢,”肖相忠笑著說,他就是打發時間塗塗畫畫,用舊掛歷既省錢又省空間。
  除了在廢舊掛歷上作畫,肖相忠也會在一些光滑的廣告宣傳單、雞蛋殼上塗塗畫畫,當然還有鋪滿灰塵的車窗上,可謂是“逮到啥子都是畫紙”。
  “我一直曉得自己有色弱,”肖相忠說,起初他多畫素描,並沒有意識到色弱的影響。直到進入專業美術班學習,肖相忠才發現自己有可能一輩子都不能從事繪畫事業了。
  畢業後,肖相忠被分配到天回鎮回農中學教美術和高中語文,與昔日同窗何多苓的聯繫也越來越少。“有時候想想,還是很遺憾,可以說是人生最大的遺憾了。”
  肖相忠說,如果不是色弱,他可能也會走上專業畫家的道路,人生可能完全不同,“不過現在,在車窗上作畫,大家都能看到,也算是圓了年輕時的夢吧!”
  □延伸閱讀
  最初的夢想你還在堅持嗎?
 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夢。由於種種原因,一些人不得不放棄了最初的夢想。肖相忠雖因色弱沒能走上專業繪畫道路,但他一直堅持著,最終也算是圓了半個畫家夢。像肖相忠這樣不忘初心的,還有拉了24年二胡的王榮海、堅持摺紙10餘年的許樹全……
  你,是否也像他們一樣,還堅持著最初的夢想呢?
  “二胡大爺”一曲《月夜》拉了24年
  不論酷暑還是寒冬,成都錦江區東風大橋橋頭,總會有一位安靜得如同雕塑的大爺,兀自拉著二胡,沉浸在音樂中。一輛小自行車、一本《中國二胡名曲薈萃》、一把二胡,89歲的王榮海大爺與這三樣物件,相伴了20多年。
  王大爺1926年生於重慶,幼年因戰爭顛沛流離,偶遇流亡學生演奏二胡,從此迷上了二胡。18歲時,未完成初中學業的王大爺投筆從戎,參加了中國抗日遠征軍。抗戰結束後,他回到蜀華中學,考入重慶西南學院完成學業。
  退休後,王大爺住在望平社區,距離東風大橋僅1公里。時年65歲的他重拾舊業,在東風大橋橋頭拉起了二胡,《月夜》是他最鐘愛的曲子。“這裡場子好,不會吵到別人。”
  如今,老人的生活也很規律,中午買菜,下午陪老伴喝茶。晚上9點,等老伴睡著,王大爺才提著琴盒踏上那段他走了24年的路。
  1公里的生活圈子、幾口之家的平淡生活、24年的堅守,寵辱不驚的王大爺,只愛那把二胡和那曲《月夜》。
  “摺紙爺爺”只要還能折就不會停止
  隨手拿出一張紙,10分鐘的擺弄,一件精美的飛機摺紙作品就誕生了。對於70多歲的退休教師許樹全來說,這隻是他10餘年摺紙生涯的一個小插曲。
  “從小就喜歡摺紙,退休後時間充裕,就專門研究摺紙。”許大爺說,他在成都飛機製造廠待了40年,耳濡目染,之前希望能夠從事摺紙藝術,但卻因條件限制,不得不將摺紙當做業餘愛好。
  2004年退休後,許大爺終於有了時間和精力摺紙,少則3分鐘,多則20分鐘,一架精美的紙飛機便折好了。
  最讓許大爺自豪的,是和“殲10”首飛飛行員雷強合作折出的“殲10”模型,“他提了很多專業意見,讓紙飛機更接近真飛機的形態。”
  許大爺說,堅持摺紙是了一個夙願,只要還能折,他就不會停。華西都市報記者肖茹丹實習生李智
  □相關新聞
  川內高校流行塗鴉 井蓋石墩變萌物
  在西南交通大學、西南民族大學等川內高校,這個冬季,最流行的就是到校園裡找驚喜——平常悶兮兮的“井蓋兄”和“石墩兄”,被學生們畫成了一個個萌物,引得全校學生爭相合影。
  在西南交大犀浦校區,藝術與傳播學院2013級繪畫1班的同學們發揮了無限的想象力。“井蓋兄”搖身一變,成了蓬勃向上的笑臉太陽、黃澄澄的煎蛋、綠色心情的雪糕、藍色大眼的八爪魚。“石墩兄”也不甘示弱,化身成了足球、籃球、排球、網球、乒乓球、臺球、棒球……同學們塗鴉的顏料,選用的是防水的丙烯,能保持一兩年不褪色。
  各個高校的塗鴉文化由來已久,儘管不斷有人質疑這是“亂塗亂畫”,但是學生們對塗鴉的熱愛卻從未退卻,西南交大繪畫一班的學習委員鐘瑩同學說:“做這項公益活動是為了讓這所理工院校變得更有人文氣息,也可以順帶傳播一點文化。”
  郭楓華西都市報記者張菲菲  (原標題:名畫家何多苓評價“塗鴉爺爺” “他是我同學,當年繪畫就不錯”)
創作者介紹

盈盈

wx89wxzez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